黑人番号

  ……  “好啦……”林婉儿伸手牵着我的手,温热的感觉传来,她浅浅笑道:“不要一个人闷着,过来,我唱首歌给你听,好不好?”

  “呜……”林婉儿趴在李逍遥身上,揉了揉手臂,唔唔的呼痛,然后抬头看看李逍遥。  

  李逍遥皱了皱眉,远远看去,只见池羽寒、池玉清被分别捆绑在两个火刑架上,浑身都被粗重的铁链捆在那里,池羽寒一身甲胄尽数被剥去,衣袂之上满是鲜血,披头散发狼狈的悬在那里,堂堂圣域级剑圣,谁会想到会落在这般境地。  “你有命享受赏金吗?”我嘴角勾起:“朋友,请让开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

卧槽福利